当前位置: 主页 > 诗词赏析 >

李白《九日龙山饮》“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全诗翻译赏析

时间:2015-07-04
李白《九日龙山饮》“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全诗翻译赏析

九日龙山饮
李白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
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
【注释】
①龙山:在当涂县南十里,蜿蜒如龙,蟠溪而卧,故名。见《太平府志》。
②黄花:菊花有多种颜色,古人以黄菊为正色,故常以黄花代称。逐臣:被贬斥、被驱逐的臣子。
③风落帽:东晋大司马桓温曾在重阳节登龙山,其部下参军孟嘉被风吹落帽,孟嘉仍浑然不觉,桓温命人作文嘲之,孟嘉作答,挥笔而就,一时传为佳话。[2]
龙山:在安徽当涂县南。

    五言绝句《九日龙山饮》是李白晚年的作品,诗中有“黄花笑逐臣”句,恐为流夜郎归后居当涂时作,写九月九日登高归来的情态。
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
这两句是说,喝醉了酒,风吹掉了帽子,我也懒得去管它,借着酒兴在月下跳跃舞蹈;我所喜爱的就是月亮好客,在此情此景之下,它能体察人内心的苦闷。诗句全 取动态,后句写月似知人意,脉脉有情。时诗人已至垂暮之年,但风流倜傥的风貌,想象丰富的风格,运用语言之妙谛依然如故。


【译文】
又是九九重阳节,我来到龙山饮酒,连黄菊花都讥笑我这个放逐之人。
笑,让它笑,我歌我舞,风吹帽落,月亮都舍不得我离开,喜欢我的歌舞!

赏析:
《九日龙山饮》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创作的一首小诗。全诗仅四句,二十字,通过饮菊花酒抒发失意愤懑以及旷达洒脱的复杂感情。

此诗与《九月十日即事》同作于安徽当涂,此时李白在政治上很不得意,心情比较沉郁。
在咏菊诗中,“龙山之会”、“落帽人”是常被引用的典故。李白把这个典故与自己的龙山之游紧密结合在一起抒发了内心的失意愤懑、旷达洒脱的复杂感情。
在重阳节之际,诗人登上了当涂附近的名胜之地龙山,与好友痛饮菊花酒,借吟诗来倾泻胸中之情。李白一生浪漫洒脱、不拘名节,但实际上又对功名事业念念不 忘,呈现出比较矛盾的心态。在登龙山之际,联想起这里曾经上演过的名士清流之事,以“逐臣”自比的李白,暂时忘却了政治上的不得意,把自己比作被风吹落帽 的名士孟嘉,表达了对名士的向往和对自然的热爱。诗的最后一句“舞爱月留人”,巧妙地将月亮拟人化,以“月留人”收尾,显得生动别致,表面上是说月亮挽留 诗人,而实际上是诗人留恋这脱俗忘尘的自然之境,不愿割舍而去。

《九日龙山饮》的作年
  此诗之作年,詹《李白诗文系年》,安旗、薜天纬《李白年谱》,郭沫若《李白与杜甫》等,均系于李白晚年。我在《考》文中,将其系于长流夜郎途经荆州之 际,主要是以“孟嘉落帽”在江陵而不在当涂为据。现在看来,当以拙文所系为是。上述诸谱之所以系于当涂,主要是对“孟嘉落帽”没有探讨清楚所致,或者说是 受了《元和郡县图志》、《太平寰 宇记》、《元丰九域志》、《太平府志》等书影响而成误。
  张、杭二文,亦主晚年说。是诗究竟是李白晚年作,还是流放时途经江陵的产物,前面的考述本来其“庐山真面目”已呈现,无须再加讨论,但为了增大其作于江陵的正确的系数,兹从孕育李白这两首诗的背景、思想、心情,以及诗歌的本身着手,作以下简单讨论,以供晚年说者参考。
  纵观李白晚年寓居当涂之作,很少有再次提及从永王东巡及长流夜郎事的,此时诗歌,笔调大都洗炼清新,情绪 乐观,而诗人的生活,或“田家有美酒,落日与之倾”;或欲叶落归根,“三春三月忆三巴”;或“恬然但觉心绪闲”,一言以蔽之,其晚年是在“觞”与“闲”中 度过的,怎么会发出“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的凄清之声呢?而此种声调,我们只有在他长流夜郎的途中才能听到。至于象《赠刘都使》一诗,虽然格调有别, 且“衔哀流夜郎”五字旧事重提,但是诗是否应系于当涂所作,尚须讨论。
  细加把玩《饮》、《即事》二诗,知其当写于李白心情极为舒畅与十分凄哀之同时。考李白生平,他这种热冷并存于一时的心情,只有在长流夜郎才有(相对二 个“龙山”而言)。乾元元年八月,尚书郎张谓出使夏口,李白与之相逢,由张谓出面斡旋而小憩一时。是时,白曾偕张谓、沔州牧杜某、汉阳宰王某等,月夜泛 舟,“觞于江城之南湖,乐天下之再平”,“席上文士辅翼、岑静以为知音。”心情之快慰,于此可见一斑。未几舟行江陵,余兴未尽,佳节又至,重九登龙山,菊 花遍野,加之是处又为“孟嘉落帽”之“产地”,因而李白以“逐臣”的身份,唱出了“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的欢悦诗句,其心情与郎官湖泛舟不相上下。然 而,酒醒天明,“小重阳”再度登龙山,举目四望,昨日遍地的菊花,已被素有“籍野饮宴”之习的当地人采摘无几。此时此景,勾起了李白对当年孟嘉的遥想,并 对比自身眼前的境况,昨天 的欢悦余情,顿时化作一盆冰水:“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高度的乐观、低度的凄漠,是导致李白在江陵龙山写出《饮》、《即事》二诗的最好温床。若换作 当涂,何能有其?

相关文章
上一篇:李白《从军行》“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全诗翻译赏析
下一篇:李白《古风(其三)》“秦王扫六合, 虎视何雄哉”全诗翻译赏析


Copyright © www.gsc123.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