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诗词赏析 >

贺铸《梦江南·太平时》“九曲池头三月三,柳毵毵”全诗翻译赏析

时间:2015-09-23
贺铸《梦江南·太平时》“九曲池头三月三,柳毵毵”全诗翻译赏析

梦江南·(太平时)
  贺铸
  九曲池头三月三,柳毵毵。
  香尘扑马喷金衔,涴春衫。
  苦笋鲥鱼乡味美,梦江南。
  阊门烟水晚风恬,落归帆。
  

赏析:
  此词并非一般地记述冶游、描摹春景,而是有很深挚的乡思渗透其中,抒写了词人的性情,可谓“格见于全篇浑然不可镌,气出于言外浩然不可屈”。但情思作品中又表现得非常蕴藉,如写汴京春景,笔墨极其丽,初读之只见其繁盛而浑不觉有其它用意。

作者的感情,虽更倾向于“苦笋鲥鱼”的江南,但前面写汴京春游,却又不是简单地用来对比或反衬,让人感到后者由前者引发,感情是自一种更深的体验中升华而出的。

上片首二句写景点人。从“柳毵毵”的那种枝叶细长柔嫩之貌,可以想见柳色掩映中的丽人,也有如柳之婀娜娇美。“香尘扑马喷金衔,涴春衫。”仍未直接写人, 但士女如云,帝城春游的场面,却被从一个侧面渲染出来了。词中“香尘扑马喷金衔,涴春衫”,所暗示的正是汴京金明池琼林苑游乐的情景。以香尘来写游人之 多,是较常见的写法。但“香尘扑马喷金衔”一句,却颇能造成气氛。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云:“妓女旧日多乘驴,宣、政间惟乘马,披凉衫,将盖头背系上。 少年狎客,往往随后,亦跨马轻衫小帽。有三五文身恶少年控马,谓之‘花褪马’,用短缰促马头,刺地而行,谓之‘鞅缰’,呵喝驰骤,竞逞骏逸。”贺铸曾居汴 京,于都人行乐场景自寓于目而记于心,故能绘声绘色,生动地写出了这一境界。经过这样渲染后,再接上“涴春衫”三字,春意之浓可感。

下片着重刻绘江南春月的自然景观。“苦笋鲥鱼乡味美”,即使不看下文“梦江南”三字,单是“苦笋鲥鱼”,也立即能令人想到江南之春。祖籍吴越、宦游北方的 词人,春时想到这种美味,无疑要为之神往而梦思。但此尚不足以尽江南之美。下文进一步拓开:“阊门烟水晚风恬,落归帆。”阊门,苏州西门。其地更是江南之 萃。“君到姑苏去,人家尽枕河。”门巷对着烟水,春日将暮,晚风恬静,点点归舟,缓缓地驶来,悠悠地落下白帆。“晚风恬”的“恬”字,极其准确地把握江南 日暮晚风的特点。风恬,烟水更美,归帆落得更悠闲。“恬”,不仅是风给人的印象,也是词人此刻想到江南烟水时的情绪表现。

词中纯用白描手法,简约、空灵地就画出汴京和苏州水乡两幅春景。词人对其笔下的两幅春景,所倾注的感情并不是一样的。下片中“乡味美,梦江南”的直接抒 情,虽然只有六个字,透露出来的情思,却是极其绵长而深切的。再回转去看看汴京春游,作者究竟是身预其中,还是旁观,虽很难指实,但感受上有点发腻,有点 倦怠而另有所思,却是隐隐可见的。

最后一句“落归帆”固然是极美的写景之笔,而结合抒情去体会,又似乎不排斥带有象征倦游思归的意味。

相关文章
上一篇:贺铸《忆仙姿》“莲叶初生南浦,两岸绿杨飞絮”全诗翻译赏析
下一篇:贺铸《望湘人》“厌莺声到枕,花气动帘,醉魂愁梦相半”全诗翻译赏析


Copyright © www.gsc123.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