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诗词赏析 >

贺铸《六州歌头》“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全诗翻译赏析

时间:2015-09-23
北宋  贺铸  《六州歌头》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间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冗从,怀倥偬,落尘笼。薄书丛。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注释:
    五都:五都具体所指,历代各有不同,汉代以洛阳、邯郸、临淄、宛、成都为五都;三国魏时以长安、谯、许昌、邺、洛阳为五都;唐代以长安、洛阳、凤翔、江陵、太原为五都。词中盖泛指北宋北方的各大都市。
    肝胆洞,毛发耸:意为肝胆相照,正义凛然。
    立谈中:须臾而谈即意气相投。扬雄《解嘲》:"或七十说而不遇,或立谈间而封侯"。
    一诺千金重:信守诺言。《史记·季布栾布列传》引楚人谚云:“得黄金百斤,不如季布一诺。”
    盖拥:形容车马随从很盛。
    联飞鞚:联辔并驰之意。鞚,有嚼口的马络头。
    斗城:原指汉代长安故城。《三辅黄图》卷一载:“长安城……城南为南斗形,北为北斗形,至今人呼汉旧京为斗城是也。”词中借指北宋东京汴京,即今之开封。
    春色:酒的泛称。古人酿酒,一般从入冬开始,经春始成,故多称春酒。唐人即多以"春"字名酒,如富春、若下春、土窟春等。
    吸海垂虹:极喻狂饮之态。
    白羽:箭名。卢纶《和张仆射塞下曲》:“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丹凤:指京城。唐时长安有丹凤门,故以丹凤代指京城。
   冗从:散职侍从官,汉代时设置。词中盖指方回自熙宁元年至元佑六年前后二十三年间,官阶由右班殿直而磨勘迁升至西头供奉,皆属禁廷侍卫武官,性质与汉之" 冗从"差近。尘笼:世俗之笼,主要指污浊之仕途,与陶潜《归园田居》诗句"误落尘网中"意思相近。方回诗中屡用此语,如"可畏此尘笼,归哉养荒浪。" (《快哉亭》)"扰扰尘笼下,容身亦是贤。"(《京居感兴》)等。
    簿书丛:担任繁琐的公文事务。簿书,官署之簿籍文书。苏轼《夜饮次韵毕推官》诗:“簿书丛里过春风。”
    鹖弁:即鹖冠,古代武冠,左右各加一鹖尾,故名鹖冠。词中代指武官。
    《渔阳弄》、《思悲翁》:《渔阳弄》为鼓曲名,汉时祢衡曾为《渔阳》参挝,声节悲壮。《思悲翁》为汉乐府短箫铙歌之曲,列于鼓吹,多序战阵之事。也可与前一句合参,解为借唐时安禄山兵起渔阳,喻指北宋与周边少数民族的频繁战争。
    请长缨:即请战之意。用终军故事,《汉书·终军传》:"军自请:'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
    天骄种:原指胡族(如匈奴等),《汉书·匈奴传》:"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词中盖泛指外寇。
    七弦桐:乐器之一,指琴,多以桐木制成,或五弦或七弦,故名。

译文:
     当年青春年少任侠使气,结交了五都英豪。对朋友肝胆相照,见义勇为毛发耸立。朋友交谈,愿把生命同抛,一句诺言足有万两黄金重。比勇敢,看谁最突出,赛豪 爽,看谁更超众,乘轻车,拥挤在驿路,骑骏马,往来奔跑,飞驰在京城东。酒楼上,我们开怀畅饮,酒瓮里浮现着春色,狂饮像长鲸吸海水彩虹弓腰。闲暇时呼唤 着苍鹰猎犬,取下白翎羽箭雕花弓,狡兔穴窟顷刻空,如此乐无穷。
    这一切都像黄粱梦,辞别京城后,明月伴我行,孤零的小船在水上飘摇。拾得一任冗从的小官,美好时光流失在紧促中,想不到跌入这仕途尘笼,在忙碌的文书事务 中。武官像云烟聚集,供人驱使粗用,却忽视他们去建立奇功。  鼓咚咚响起,战火在渔阳境内燃烧;可叹我替衰年老,怎能请长缨,不缚住自称“天骄”的顽敌,身佩的宝剑都面对西风吼。此恨难销,只好登山临水,手抚七弦 琴,目送那鸿雁归。

赏析:
这是一首自叙身世的词作,词中抒发了词人积极用世之意志和热忱报国之激情,以及失意后的愤懑与牢骚。回顾生平,词人少年时期侠气凌云,肝胆照人,热血沸 腾,重然诺,轻生死,在同辈中也是豪迈过人、骁勇著名的。那时所过的生活自在适意、轰轰烈烈。友人们联辔奔驰,车马簇拥,开怀痛饮,追逐猎物。以此个性、 胸怀、气度、才能、作为,用之于为国家建功立业,词人自信应该是成绩非凡、前程远大的。上阕反复烘托突出的、隐藏于字里行间的就是词人的这种报国志向。但 是,词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理想与现实有那么大的距离,少年的美好愿望只是一枕黄粱。进入仕途后,词人只是一名低级武官,沉抑下僚,羁宦千里,到处漂泊, 被繁杂无聊的事务所纠缠,才能无所用,志向成为一句空话。当年满怀豪气的少年也蜕变为眼前自伤身世的“悲翁”。即使如此,词人依然心有不甘,将满腔的热情 与愤恨,寄托于琴弦,在眺目鸿雁的翱翔中,遥想自己应有的风光,悲慨今日的沦落。词用赋体,对比今昔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作者把叙事、议论、抒情三者完美 结合起来,再配合以短小的句式,短促的音节,从而很好地表现出一种激昂慷慨与苍凉悲壮的武健精神,充分发扬了《六州歌头》这一曲调的传统风格。《词品》卷 一说:“《六州歌头》,本鼓吹曲也,音调悲壮。又以古兴亡事实之。闻之使人慷慨,良不与艳词同科,诚可喜也。”贺铸的这首词全篇三十九句中,有三十四句押 韵,而且是东、董、冻三韵与平、上、去三声同叶。这就出现了字句短、韵位密与字声洪亮这一显著特点。作者正是用这种繁音促节、亢爽激昂之声来抒写自己豪侠 怀抱的,文情与声情达到和谐统一。


首词抑扬有度,在回忆中胥发郁勃不平之气。上阕写少年侠气,笔酣墨饱,塑造了一位肝胆照人、千金一诺、豪纵使酒、骁勇无比的侠士、义士和豪士形象。语言骏急如风,气势逼人。然歇拍以"乐匆匆"三字收束,遂将"少年侠气"一笔束住,今日之寂寞隐在言外。

     换头"似黄粱梦"一语,感喟深沉。接写磨勘转官生涯,悲愤难平。少年侠气也在这碌碌冗职中消耗殆尽。这里特别要注意的是"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几 句,是有很深的现实背景的。大约北宋熙宁、元丰年间,神宗在位时,王安石受命变法图强,整军抗战,西夏寇边之事一时岑寂。然神宗去世后,哲宗以幼龄即位, 由高太后听政,妥协之风复又抬头。西夏人得到喘机,得寸进尺,步步南侵。而如云弁却在北宋朝廷的投降政策面前,有心杀敌却无路请缨,故"思悲翁""剑吼 西风"云云,实有壮志难酬、悲愤难平之意。煞拍三句以"恨"统摄,乃是在从"少年"到"悲翁"的人生历程中,因"思"而"恨"的。这种恨经年积成,喷薄如 火而无处发泄,故借琴弦声声、飞鸿阵阵宛转传出,悲苦之情寄意言外。

    需要指出的是,北宋积贫积弱,边患频发,但北宋词人却鲜有借词体来反映这种反侵略内容的词作,仅有寥寥十数首作品涉及到。"在北宋词坛,抨击了朝廷中妥协 派的词作,这是仅见的一篇。靖康之前,忧时愤事而能与后来岳飞、张元干、张孝祥、陆游、辛弃疾等媲美的爱国词作,除此而外,更有谁何?"(钟振振《贺铸六 州歌头系年考辨》) 从艺术上看,此词驱使书史,典故间出,语言深婉丽密,如比组绣,既无粗犷之弊,亦无纤巧之失,是胡适所谓"诗人的词"和"歌者的词"的完美结合。笔势飞舞 而意境却沉郁不致发露,已开南宋爱国词之先声了。

相关文章
上一篇:贺铸《浣溪沙》“楼角初消一缕霞,淡黄杨柳暗栖鸦”全诗翻译赏析
下一篇:贺铸《鹧鸪天》“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全诗翻译赏析


Copyright © www.gsc123.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