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诗词赏析 >

周邦彦《少年游·并刀如水》“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全诗翻译赏析

时间:2015-09-24
周邦彦《少年游·并刀如水》“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全诗翻译赏析

北宋  周邦彦  《少年游·并刀如水》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注释:
    并刀:并州出产的剪刀。
    如水:形容剪刀的锋利。
    吴盐:吴地所出产的洁白细盐。
    幄:帐。
    兽香:兽形香炉中升起的细烟。
    谁行(háng):谁那里。
    直是:就是。

 译文1:
    并州的刀子明亮如水,吴地的盐洁白胜雪,纤细的手指剖开新熟的甜橙。拉开华丽的帐幕,屋里渐渐温暖,兽头香炉散发出袅袅的香烟,面对面地坐在一起调弄玉笙。
    用低低的柔音发问,今夜在什么地方留宿?城头已敲响了三更。不如不要走了,外面霜重马蹄会打滑,更何况街头已经没有人行走。
   
译文2:
    并州产的刀子锋利如水,吴地产的盐粒洁白如雪,女子的纤纤细手剥开新产的熟橙。锦制的帷帐中刚刚变暖,兽形的香炉中烟气不断,二人相对着把笙调弄。
    女子低声地探问情人:您到哪里去住宿?时光不早城上已报三更。路上寒霜浓重马易打滑,不如不要走了,街上已经没有行人!



赏析:
这首词,不外是追述作者自己在秦楼楚馆中的一段经历;这类事,张端义《贵耳录》载:“道君(按:即宋徽宗)幸李师师家,偶周邦彦先在焉。知道君至,遂匿床 下。道君自携新橙一颗,云江南初进来。遂与师师谑语。邦彦悉闻之,隐括成《少年游》云……”这种耳食的记载简直荒谬可笑。皇帝与官僚同狎一妓,事或有之, 走开便是,何至于匿伏床下,而事后又填词暴露,还让李师师当面唱给皇帝听。皇帝自携新橙,已是奇闻,携来仅仅一颗,又何其乞儿相?在当时士大夫的生活中, 自然是寻常惯见的,所以它也是一种时兴的题材。然而这一类作品大都鄙俚恶俗,意识低下,使人望而生厌。周邦彦这一首之所以受到选家的注意,却是因为他能够 曲折深微地写出对象的细微心理状态,连这种女子特有的口吻也刻画得维妙维肖,大有呼之欲出之概。谁说中国古典诗词不善摹写人物,请看这首词,不过用了五十 一字,便写出一个典型人物的典型性格。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这是富于暗示力的特写镜头。出现在观众眼前的,仅仅是两件简单的道具(并刀,并州出产的刀子;吴盐,吴地出产的盐。)和女子一双纤手的微细动作,可那女子刻意讨好对方的隐微心理,已经为观众所觉察了。
  “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室内是暖烘烘的帏幕,刻着兽头的香炉(叶嘉莹:兽形的香)轻轻升起沉水的香烟。只有两个人相对坐着,女的正调 弄着手里的笙,试试它的音响;男的显然也是精通音乐的,他从女的手中接过笙来,也试吹了几声,评论它的音色的音量,再请女的吹奏一支曲子。
  这里也仅仅用了三句话,而室内的气氛,两个人的情态,彼此的关系,男和女的身分,已经让人们看得清清楚楚了。
  但最精采的笔墨还在下片。
  下片不过用了几句极简短的语言,却是有层次,有曲折,人物心情的宛曲,心理活动的幽微,在简洁的笔墨中恰到好处地揭示出来。
  “向谁行宿”──“谁行”,哪个人,在这里可以解作哪个地方。这句是表面亲切而实在是小心的打探。乍一听好像并不打算把他留下来似的。
  “城上已三更”──这是提醒对方:时间已经不早,走该早走,不走就该决定留下来了。
  “马滑霜浓”──显然想要对方留下来,却好像一心一意替对方设想:走是有些不放心,外面天气冷,也许万一会着凉;霜又很浓,马儿会打滑……真放心不下。
  这样一转一折之后,才直截了当说出早就要说的话来:“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意思是:你看,街上连人影也没几个,回家去多危险,你就不要走了吧!
  真是一语一试探,一句一转折。读者分明听见她在语气上的一松一紧,一擒一纵;也仿佛看见她每说一句话同时都侦伺着对方的神情和反应。作者把这种身分、这种环境中的女子所显现的机灵、狡猾,以及合乎她身分、性格的思想活动,都逼真地摹画出来了。
  这种写生的技巧,用在散文方面已经不易着笔,用在诗词方面就更不容易了。单从技巧看,不能不叫人承认周邦彦实在是此中高手。

相关文章
上一篇:周邦彦《琐窗寒》“暗柳啼鸦,单衣伫立,小帘朱户”全诗翻译赏析
下一篇:周邦彦《六丑》“正单衣试酒,怅客里、光阴虚掷”全诗翻译赏析


Copyright © www.gsc123.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