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诗词赏析 >

姜夔《庆宫春》“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渐满空阔”全诗翻译赏析

时间:2015-09-25
姜夔《庆宫春》“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渐满空阔”全诗翻译赏析

庆宫春 姜夔

绍熙辛亥除夕,余别石湖归吴兴,雪后夜过垂虹尝赋诗云:“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长桥寂寞春寒夜,只有诗人一舸归。”后五年冬,复与俞商卿、张 平甫、朴翁自封禺同载,诣梁溪。道经吴松,山寒天迥,云浪四合,中夕相呼步垂虹,星斗下垂,错杂渔火,朔吹凛凛, 酒不能支。朴翁以衾自缠,犹相与行吟,因赋此阕,盖过旬,涂稿乃定。朴翁咎余无益,然意所耽,不能自己也。平甫、商卿、朴翁皆工于诗,所出奇诡;余亦强追 逐之,此行既归,各得五十余解。

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渐满空阔。呼我盟鸥,翩翩欲下,背人还过木末。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伤心重见,依约眉山,黛痕低压。

采香径里春寒,老于婆娑,自歌谁答?垂虹西望,飘然引去,此兴平生难遏。酒醒波远,正凝想明 素袜。如今安在?惟有阑干,伴人一霎。


【译文】
绍熙辛亥年除夕,我告别了隐居在苏州石湖的范成大返回吴兴。在下雪后的夜晚,经过垂虹桥,我作了一首诗:“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长桥寂寞春寒 夜,只有诗人一舸归。”五年后的冬天,我又和俞商卿、张平甫、 朴翁从封山、禺山一道乘船去梁溪。途中经过吴松,正天寒地冻的时候,四周一片空旷,云层有如天幕。半夜时我们结伴走过垂虹桥。点点下垂的星光,映照着湖上 渔火,北风劲吹,寒意阵阵,喝几杯酒也无法抵挡趋走寒冷。朴翁把被子裹在身上,还一边走一边吟诗。我也趁兴写下这首词。朴翁怪我如此费心没什么好处,然而 我兴趣难以控制。平甫、商卿、朴翁都擅长作诗,所创作的诗篇都奇丽诡异,我也勉强模仿他们。这次旅行回去,每人各创作五十多首作品。

在莼菜飘香的湖面,我们荡着双桨。稀稀落落的雨点,落在岸边的松树上。暮霭渐渐笼罩,天高水阔令人惆怅。我呼唤着盟友沙鸥,它们仿佛就要飞近我的身旁。忽 然又背我飞去,掠过岸边的垂杨。记得那年归去,荡着云层般的雪浪,我们共同乘坐一只小船独自启航。我似乎又看到了当年的景色,青黛色的远山依稀隐约,宛如 秀眉低垂而含有泪痕的模样。采香径里春寒袭人,我久久地流连彷徨。也不管是否有人应和,竟独自放声吟唱。西望正是垂虹桥,我们的轻舟飘飘然向远处漂荡。那 种兴致平生再也难以遇上。等我从酒醉中醒来,船已驶出很远,烟波茫茫。我还在怀念佳人足上的那双白袜,她耳轮上的那对耳环。如今这一切都在哪里啊,只有桥 上的栏杆依旧,可以在我身边与我作伴。

【注释】
①绍熙辛亥:光宗绍熙二年(1191)。
②石湖:范成大,号石湖居士。
③吴兴:浙江湖州。
④垂虹:即吴江城利往桥,因桥上建亭名垂虹,故称垂虹桥。
⑤笠泽:即太湖。
⑥玉峰:指太湖中白雪覆盖的西洞庭山缥缈峰和东洞庭山百里峰。
⑦护云衣:指烟云缭绕,围护山峰。
⑧长桥:即垂虹桥。
⑨舸:船。
【译文二】
我荡起双桨划破布满莼菜的湖波,蓑衣上落满松风吹来的细雨,令人生愁的暮霭渐渐弥漫空阔云天。我呼唤江上的盟友沙鸥,它翩翩飞舞似要降下,却又背人转身掠 过树梢飞远。记得那次我们回归吴兴,荡开浓云雪雾,一只孤舟连夜扬帆。而今我重又伤心地看见,像秀眉一样的远山,依然是山峰青黛重叠起伏连绵。
采香径里正春寒料峭,老子我不禁婆娑起舞,但只能独自放歌无人相伴。从垂虹桥向西遥望,小舟飘飘然如凌空欲飞,这种豪情逸兴我一生少见。醉酒醒来平波藐远,不禁又痴想那明珰素袜的美人,如今在天的哪边?只有船上的栏杆,能短时间和我为伴。
【评点】
本篇为记游怀人之词。词之小序把写作背景、时地、缘由交代得较清楚。上片写泛舟垂虹忆旧,描写冬末春初寂寥景色,追忆与伊人泛舟夜归情景,抒写物是人非的 惆怅。下片触景兴怀,表现泛舟远行、胸襟开阔、逸兴腾飞的风致和知音不在的空落。全词意境空灵浑融,格调高雅清远,词采精工秀逸。

【赏析】
词有小序述写作缘起。它首先追叙了1191年(绍熙二年辛亥)除夕,作者从范成大苏州石湖别墅乘船回湖州家中,雪夜过垂虹桥即兴赋诗的情景。诗即《除夜自 石湖归苕溪》十绝句,“笠泽茫茫雁影微”是其中的一首。当时伴随诗人的还有范成大所赠侍女小红,故又有《过垂虹》一首云:“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 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 五年以后,1196年(庆元二年)冬,作者自封禺(二山名,在今浙江德清县西南)东诣梁溪(今无锡)张鉴别墅,行程是由苕溪入太湖经吴松江,沿运河至无 锡,方向正与前次相反,同往者有张鉴(平甫)、俞灏(商卿)、葛天民(朴翁,为僧名义铦),这次又是夜过吴松江,到垂虹桥,且顶风漫步桥上,因赋此词,后 经十多天反复修改定稿。这次再游垂虹,小红未同行,范成大逝去已三载。从小序看,这首词是一首写景纪游之词,但从全词看,则兼有伤逝、怀古、怀人等多重内 容。此词的妙处正在将多重主旨溶成一片,复杂含混,意蕴丰厚。

片从环境入手,开篇便描绘出一幅凌寒荡舟的广阔画面:飘浮着莼菜的水面,双桨划动;松风时送雨点,冷凝在蓑笠上;暮霭渐渐笼罩湖上,令人生愁。起三句“莼 波”、“松雨”、“暮愁”,或语新意工,或情景交融,“渐”字写出时间的推移,“空阔”则展示出境界的深广,为全词定下了一个清旷高远的基调。以下三句继 写湖面景象:沙鸥在湖上盘旋飞翔,仿佛要为“我”落下,却又背人转向,远远掠过树梢。沙鸥亲切可爱之情态毕现。因为故地重游,所以称这些水鸟为“盟鸥” (和“我”有旧交的鸥鸟。)后三句忽尔转到五年前雪夜荡舟的情景:“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正是:“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眼前隐 约出现的不又是那重叠蜿蜒的远山?这是旧梦重温么?然而当年的人又到何处去了?结句“伤心重见”三句,挽合今昔,感慨遥深。“依约眉山,黛痕低压”,将太 湖远处的青山,比作女子的黛眉,不是无缘无故作形似之语,而显然有伤逝怀人的情绪。所谓伤逝怀人,则可能既有对友人范成大的追念,又有对范成大所赠歌妓小 红的想念,而且还似有对合肥情侣的深深思念(正是是年正月,词人与合肥情侣惜别,已有近一年矣)。朦胧迷离,曲尽其妙。

下片过拍写船过采香径。这是香山旁的小溪,据《吴郡志》:“吴王种香于香山,使美人泛舟于溪以采香。今自灵岩望之,一水直知矢,故俗又称箭径。”面对这历 史古迹,最易引发人的思古之幽情,“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老子婆娑(犹徘徊),自歌谁答。”对照“那回归去”的情景——“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 我吹箫”,而今老夫对山川歌舞,有谁应答?仍与上片结句伤逝情绪一脉相承。西望是垂虹桥,它建于北宋庆历年间,东西长千余尺,前临太湖,横截吴江,河光海 气,荡漾一色,称三吴绝景,以其上有垂虹亭,故名。船过垂虹,也就成为这一路兴致的高潮所在。从“此兴平生难遏”一句看,这里的“飘然引去”之乐,实兼今 昔言之。这一夜船抵垂虹时,作者曾以“卮酒”袪寒助兴,在他“飘然引去”时,未尝不回想那回“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的难以忘怀的情景。从而, 当其“酒醒波远”后,不免黯然神伤。“政(正)凝想、明珰(耳坠)素袜。”“明珰素袜”借指美人。曹植《洛神赋》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无微情以效 爱兮,献江南之明珰”句。这里“明珰素袜”所代的美人,联系“采香径里春寒”句,似指吴宫西子,而联系“那回归去”,又似指小红。还可能是远隔千里,年初 与自己依依惜别的合肥情侣。其妙正在于怀古与思念之情合一,又不说明,反令人神远。末三句即以“如今安在”四字提唱,“唯有阑干,伴人一霎”一叹作答,指 出千古兴衰、今昔哀乐,犹如一梦,由怀想跌到眼前,收束有力。而伤怀幽怨,余味不尽。    此词虽然有浓厚的伤逝怀昔之情和具体的人事背景,但作者一概不直抒,不明说,只于一路景物描写之中自然带出,并将它与怀古之情合并写来,只觉清幽空灵,蕴 藉含蓄。即如郭麐所谓“一洗华靡,独标清渏,如瘦石孤花,清笙幽磬,入其境者疑有仙灵,闻其声者人人自远。”(《灵芬。馆词话》)。从小序看,这一夜同游 共四人,且相呼步行于垂虹桥,观看星斗渔火,而词中却绝少征实描写。惟致力刻画在这云压青山、暮愁渐满的太湖之上、垂虹亭畔飘然不群,放歌抒怀的词人自我 形象,颇有遗世独立之感。

相关文章
上一篇:姜夔《齐天乐·庾郎先自吟愁赋》“曲曲屏山,夜凉独自甚情绪?”全诗翻译赏析
下一篇:姜夔《琵琶仙·双桨来时》“十里扬州,三生杜牧,前事休说”全诗翻译赏析


Copyright © www.gsc123.top